精神文明网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
往期回顾
   
当前:B3(2019年10月09日) 上一版 下一版
飘带系亲恩
李仲(山东)

    重阳是一个写满故事的日子,带着浓浓的情意嵌入了我们记忆的年轮。对于我来说,最难忘的重阳故事发生在考入军校的那一年。

    那年秋天,我通过高考踏入了军校的大门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入伍训练开始后,哪怕是寝室生活、食堂吃饭这样的小事,都让从没有离开过父母的我极不适应。每天,整理内务、打扫卫生、队列训练和各种新知识的学习,让我整个人就像上了发条一样,从早到晚不得空闲。

    这和我想象中的大学生活很不一样,可以说,除了身上的军装宽松,别的事情样样严厉。几天后,我硬着头皮给家里写了封信,请求退到地方上学。

    我在惴惴不安中等到了父亲的回信,作为曾经的军人,父亲对我的新兵生活和心理感受自然是了如指掌,但一向严厉的父亲并没有批评我,也没有讲过多的大道理,而是用他参加国庆阅兵的经历鼓励我坚持下去,其中特意写到“不要怕吃苦,我刚当兵的时候也有这样一个适应过程,只要坚持下去,做好小事注意细节,就会看到自己的成长。”这些文字里,既有一个老兵对责任的传承,更饱含了一个父亲对孩子深深的爱。读完父亲的回信,一股暖流瞬间涌上心头,冲走了我心中的块垒。自此,我满腔热忱地投入到入伍训练中。

    转眼,入伍训练结束了。因为训练刻苦,表现优异,我受到了部队的通报嘉奖。当听说嘉奖的喜报会送到我家里时,我高兴极了,立即决定去照一张穿军装的照片寄回家。

    我和战友来到了一家照相馆,给我照相的师傅很有经验,他说“小伙子,你这是刚当兵第一次穿军装照相吧。”“对啊,这也是我第一次离家,想照张穿军装的照片寄回家,让父母看看。”我有点羞涩地回答。“你把水兵帽上的飘带放到胸前,这样拍出来不仅效果好,而且还有深刻含义。”看到我的表情有些疑惑,他又解释道:“因为一根飘带系住父亲的情,一根飘带系住母亲的爱啊。”就这样,我拍下了此生的第一张军装照。取到照片后,我写了封信连同照片一起寄回家,在信中,我特意将那位师傅的话写上以表达我对父母的思念。

    那年过年放假回家后,姐姐告诉我,信正好是重阳节那天收到的,父母看了信和照片很欣慰,说我确实有了进步,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了。

    一根飘带系住父亲的情,一根飘带系住母亲的爱。这话说得真好,每每思及,感慨良多。如今又值重阳,只想再道一声:父母安康,幸福永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