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文明网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
往期回顾
   
当前:3版(2019年11月08日) 上一版 下一版
我和我的渠江
黎均平(四川)

    此刻,渠江就温柔地躺在我的脚下。静静的,静静的,像沉浸于一场幸福的梦。

    浓雾弥漫。太阳还没爬至俯视我们的高度。雾罩下的渠江边,我看不清你的脸,但我能感觉到你均匀而内敛的呼吸。

    也许,你不想打扰任何人。

    也许,你也不想被任何人打扰。

    你要完整、自由、酣畅地做一场属于一条江的绿色的梦……

    此时,没有风。

    周围的人不多。

    这样的情形,适合联想,适合回忆。

    不知不觉中,我陷入了沉思……

    走近你,是36年前那个夏季的早晨。

    一个15岁的少年,睡在小城最高处的一所中学宿舍里。

    少年第一次听到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汽笛声。他异常兴奋,感觉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地方,他的人生道路豁然开朗,他奋斗的力量陡然倍增。

    后来,老师告诉他:汽笛声是从城边渠江上的摆渡汽划子上发出的。

    那时,他和你一样,很年轻,正被农耕文化深深地包裹着。

    这是少年第一次接触你,也是第一次走进县城。

    后来,他考入你身边的一所师范学校。

    整整三年,他与你完成了亲密接触。

    从此,你流进了他的心田,成了他身体里、生命里的一条江。

    不用猜想,那个少年就是我。

    如今,中年的我,就生活在你穿城而过的这座中国优秀旅游城市。

    你驰而不息地滋养着这片土地,如今,这座地级城市已是20多岁了。

    值得庆幸的是:我和你,和我们的城,都进入了快马加鞭的新时代。

    从水的溯源上来说,你算不上身世显赫。

    你只是嘉陵江的孩子。古时称“潜水”,又名岩渠水。因水域纵贯宕渠县境,被称为渠江或者渠河。

    但这并不影响你在我心中的格局。

    无论是叫什么名字,你都有清晰的远方。

    不用质疑,也不用伤感:

    我在变老。

    你在长大。

    我们的城市在长高。

    我们的时代在提速。

    这一切,都不可改变,也不容改变。

    迎着喷薄而出的太阳,望着眼前安详的你,我感慨万千:

    渠江,请继续圆你的梦吧!

    其实,你的梦,也是我的梦。

    由近及远,由小到大,最终都要汇成同一个梦。

    “大河有水小河满”“锅里有了碗里才有”……这些,都是乡亲们的口头禅。

    一想起这些熟悉而亲切的话,我的心瞬间就暖了起来,也亮了起来。

    我的渠江,你是一面流动的镜子。

    把我的过去、我的现在、我的未来,一览无余。

    并且,始终以匍匐的姿态,把前进的航标,高高地举起,举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