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文明网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
往期回顾
   
当前:B4(2019年09月11日) 上一版 下一版
岁岁年年中秋夜
马亚伟(河北)

    中秋节正是家乡的秋收时节,每到此时,农人们都会忙碌起来。在小时候过的那么多次中秋节里,很少能让我体验到节日的悠闲氛围,有时候,我甚至觉得中秋节更像是一场盛大的劳动比拼。即使是节日当天,村里的人们往往还是上午掰玉米,下午收谷子,忙得不亦乐乎,小小的村庄里一片沸腾。

    只有到了晚上,朴素的村庄才会安宁下来。拜过月亮之后,我们一家人会围坐在院子里剥玉米。田家无闲月,中秋节更是人倍忙。白天人们把玉米棒子整个儿掰下来,晚上还要趁着月色把外皮剥去。高高的玉米棒子堆成了一座小山,父亲乐得合不拢嘴,我却很犯愁,轻叹口气,说:“这么多玉米,一辈子都剥不完呢!”父亲笑眯眯地说:“一辈子剥不完就好喽!” 让我欣慰的是,剥玉米的时候,我们一家人会围坐在中秋月下聊天,我们姐妹几个还可以时不时地去吃点月饼和水果,那种氛围让我感到特别幸福。以至于多年后我离开家,每当看到“家的味道”之类的字眼,总会想起中秋夜家人一起剥玉米的温馨一幕。

    一轮满月爬上来,朗朗地照着,院子里亮堂堂的。秋虫“唧唧”地不停叫着,像是在吟唱一首有关中秋夜的长诗,这首诗是那样的美好,仿佛永远没有结尾。夜风清凉,玉米散发出的清香在空气中静静弥漫,一家人开始剥玉米了,“刷啦”“刷啦”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    这样的时候,总是父亲先开口,接着一场中秋夜的温馨谈天会便开始了。“今年,咱家的玉米真是大丰收了!”父亲的语气里有几许欣喜。“还不是听了我的话,换了玉米种子,收成真见效!”母亲笑着邀功。“可不是嘛!你是有功之臣。种子是好种子,咱们打理得也好。间苗、锄草、浇水,孩子们也都帮了不少忙。”说着,父亲竖起一根大玉米棒子对我们说:“这里面,是咱全家人的功劳!”三妹听了,大声唱起一首歌:“十五的月亮,照在家乡照在边关……军功章啊,有我的一半,也有你的一半。”一家人哈哈大笑,父亲说:“对!咱家的军功章里,人人都有一份!”

    中秋夜的满月爬呀爬,爬到了我们的头顶,院子里更亮了。夜风有了些寒凉之意,母亲招呼我们每人披上一件外衣。一家人继续剥玉米,父亲开始盘点当年秋天的收获。玉米、谷子、高粱、大豆、花生、红薯,说起这些农作物,父亲如数家珍。我明白,父亲对每一粒粮食的收获都是有感情的,因为里面浸透着汗水。收获的味道是香甜的,盘点收获,气氛当然是愉悦的,并久久持续。二妹忽然说:“爸,咱明年多种点花生吧!我们都爱吃,我最爱吃我妈做的卤煮花生。”父亲满口答应,我们便又开始谈论母亲的卤煮花生……

    花开花落几度春,岁岁年年中秋夜。每年的中秋夜,父亲都要盘点收获。在盘点中,父亲让我们早早地明白了“春华秋实”的道理。

    还记得夜深时,父亲一声令下,我们散去睡觉。睡梦中,那轮中秋夜的满月那么美,那么圆,那么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