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文明网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
往期回顾
   
当前:B4(2019年09月11日) 上一版 下一版
“三分圆”的中秋
胡为民(四川)

    俗语说:月圆中秋。中秋时节,一家人团聚在一起,望着天上又亮又圆的皓月把酒言欢,寄托情怀,是多么美好幸福的场景。

    月是故乡明,故乡的月亮是甜的。小时候,每到中秋节,母亲便会侍弄一桌佳肴,还会炒一些香脆的焦花生作为零食。麻糖饼子焦花生,中秋节在我的记忆里香脆甜。后来,父母离世,我四处求学,犹如一个流浪者,之后的每一个中秋节都是一个人孤单度过,团圆变成了一种温暖的想象。再后来,我结婚生子,每年中秋节再忙也要赶回家与妻儿团圆。一瓶红酒,几个好菜,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品月饼、赏月亮,画面温馨而和谐。这样美好幸福的中秋节过久了,本又成为了一种习以为常,但去年却不一样,我们一家人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品尝月饼,举头望月,这月在中秋节那一天便变成了“三分圆”:儿子在云南读大学,我在大凉山支教,妻子则独自在家乡自贡,一家三口人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方,彼此相距了几百公里。

    西昌,也被称为月亮城。在毗邻西昌的冕宁县,中秋节的月亮更是又大又圆。那天晚上,我提着买来的菜和酒,独自来到住处的楼顶,望着天空中无比皎洁的月亮,明代徐有贞的那首《中秋月·中秋月》在我脑海中一涌而出:“中秋月。月到中秋偏皎洁。偏皎洁,知他多少,阴晴圆缺。阴晴圆缺都休说,且喜人间好时节。好时节,愿得年年,常见中秋月。”

    我思念远在云贵高原的儿子。在他那里,月亮也是这样圆这样亮吧!我不知道第一次远离家乡、远离家人的他面对中秋月会滋生出什么样的感慨。那时,儿子在临沧已经生活了一月有余,我从他发来的生活照中看出,经历了军训的儿子褪去了几分孩子气,添了几分男子汉的阳刚气,想来,他的那“一分圆”激起的应是满怀的壮志吧!

    我思念远在家乡自贡的妻子。一个人独守家乡品味一桌寂寞,她的那“一分圆”一定充满了惆怅,望着中秋月,她一定是泪眼婆娑。

    而我,一个年届五旬的男人,在这清静的楼顶,把大凉山明亮的中秋月泡在土酒里,慢慢地品尝充满豪情和希望的“一分圆”。

    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人生需要各种各样的经历,美好的让人怀念,苦痛的值得珍藏。别样的中秋节,别样的月圆,别样的体验, 在这“三分圆”的中秋节里,相思浓浓,爱意浓浓,温馨浓浓……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