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文明网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
往期回顾
   
当前:B4(2019年09月11日) 上一版 下一版
温一壶秋思茶
沈诗琦(浙江)

    忽然一夜凉风起。起身添了一件大衣,又看了眼桌上的台历,猛然发现已是一年白露为霜的节气,恍然想到,故乡,已然入秋了呢。

    我煮了一壶茶,倒上一杯,看着热气一点点升腾飘散,思乡的情绪也如涟漪一般,一圈圈地荡漾在我的心湖中。遥想起几年前的一个秋日,我拖着两个大行李箱登上飞往英国的航班,从此独自一人在异国开启了新的人生旅途。

    很想念远在故乡的亲人朋友。英国秋意料峭,这些对亲友的想念,就好似我配茶的糕点一样,让人感到甜丝丝的。从东往西,从杭州到英格兰,我独自一人在这陌生的环境里生活、学习、打拼,每每遇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就想一想母亲的温柔鼓励、朋友的欢声笑语,这些在故乡最是平常的场景成了我在异乡的精神慰藉。多少个夜晚,我一个人在那条寂寥的路上走,一年四季都寒冷的风直往领子里灌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此时那些关于亲人朋友的记忆,会在我的心里点起一把暖洋洋的火,跳动着明亮的光芒。我时常惊异于这些细小的感动,这些微妙的情感不仅让我永恒不忘,更支撑我前行不倒。

    我也想念故乡的好风景。每每入秋,故乡的山水便如一杯煮沸的茶水,咕噜咕噜地冒着泡。这一个泡泡里有故乡山里越来越深翠的松柏和冬青,那一个泡泡里有故乡秋日的黄花,香味沁人心脾。从这些泡泡里,我看到秋雨丝丝缕缕,飘荡天地,催黄了银杏的树叶,催大雁又一年南飞。故乡,永远能给我一种新奇感,哪怕我于别处纵情山水,但它们从不会让我流连忘返,唯有故乡的一草一木、一花一叶,才能承载我的眷恋,它们镌刻着时间的色谱,这一行是绿了又枯黄的爬山虎,那一行是盛开又凋零的野牡丹。我爱故乡的风景,是爱这样的风景带给我的心安和归属,它们无一不在告诉着我——因为生长于斯,所以无论是冉冉升起的朝阳,还是漫天绚丽的晚霞,都是我大步走四方的底气。

    我同样想念故乡的美食。每到这个时候,家乡超市里的货架上,肯定已经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月饼,那些口味有椒盐的、芝麻的、豆沙的……我真想和整个大家庭聚在一起吃一顿开开心心的团圆饭。其实,也不是每一场秋事都能记得清楚——有人看重轰轰烈烈的大事,有人留意细细碎碎的琐事。我便是能记清琐事的那一类人,记得某一年和姐姐在秋天摘橘子,记得某一年和父亲对吟起关于月亮与秋的诗,也记得某一年我和朋友夜爬宝石山,登顶时刚好云开月明,秋夜的圆月银光直垂苍茫大地。

    忍不住为自己添了一杯茶,坐在窗前望月,茶水里漫出来的思念打着旋儿轻轻飘散。室友推门唤我,问我在做什么。我说:“我在温茶。”“温什么茶?”室友问。呷一口茶,我认真地答道:“温一壶秋思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