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文明网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
往期回顾
   
当前:B3(2019年10月09日) 上一版 下一版
父亲的脊梁永不弯
李笙清(湖北)

    父亲老了,弯曲的脊梁像一个沉重的包袱,在他的背上一压就是四十多年。

    事情发生时,我还在读小学。有一天放学回家,发现家里只有奶奶一个人,她一边忙碌着做饭一边抹眼泪。听奶奶说,在建筑工地务工的父亲出了事,他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,脊背正好顶在一块水泥预制板上。

    奶奶带我去县人民医院探望父亲,病房里,父亲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,但见到我他还是微笑着伸出手,爱怜地摩挲我的头发。那天正是农历九月初九,秋风吹落了一地的黄叶,父亲在病房中度过了那一年的重阳节。

    虽然已经全力医治,但父亲的脊梁却再也不能挺直,自此还经常腰痛。病情稍稍好转后,父亲就开始跟着外公学做鞋,晚上还拿起了书本自学建筑预算与设计,每天都学到很晚。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原本学历水平不高的父亲通过学习成了镇上小有名气的土木工程师,找他做设计、做预算的人越来越多。他曾独立设计过乡村小学的教学楼和镇上的居民住宅,而他最得意的作品,是镇上米厂的车间大楼。那个时候,这座四层楼的建筑可是小镇上的一项大工程,有好几家施工队竞标,父亲在家里绘图纸、算数据,足足忙碌了一个星期,最终顺利中标。

    前些时候回乡,我特地送了父亲一套绘图工具,他高兴得像个孩子。那天夜里,在如水的月光下,我陪着父亲在小镇里散步,父亲不时地指着路边的一些房子,给我讲他的“业绩”。父亲说话的时候,神情很自豪,那弯曲的身子也似乎挺拔了许多。

    父亲老了,但他即使戴上了老花镜也仍然闲不下来,总是忙碌着。昨天,我给老家打去电话,想接父母来省城过重阳节。电话那头,母亲声音很大,“你爸不会去的,他现在忙得很,昨天又有人要找他帮忙绘图纸做预算!”母亲的话语里既有一丝嗔怪,又透着自豪。挂了电话,我心里也涌起了一股爱的暖流。虽然父亲的重阳节曾经有过不幸的记忆,但他凭借着开朗、乐观、自强的心态,将自己的人生演绎得无比充实,令我十分钦佩。父亲的脊梁永不弯,他是我心中最高大的人生榜样。

    转眼间,父亲人生中的第75个重阳节即将来临,我在心里默默祝福远方的父母幸福安康。